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逃了八年 他向新报热线求助

2018-12-04 17:59:31
逃了八年 他向新报热线求助() 11月29日,每日新报新帮办热线接到了一个特殊的电话:“我是一名在逃犯,我想要自首,请你们帮助我!”打来电话的人叫李红星,多年来的逃避、纠结、痛苦,都在他女儿“百岁儿”那天终结,在每日新报记者和襁褓中女儿的陪伴下,他踏上了救赎之路。

8年里,他不敢回老家看望年老的父亲和其他亲人,虽然在天津有了工作,有了爱人,但他无时无刻不生活在黑暗里,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自首,又惧怕自己踏出的这一步会毁了“见不得人”却幸福的小日子。

直到女儿的出身,让他拨通了逐日新报新帮办的热线电话…… 稿件兼顾金凡晴刘峦阅读链接>>>A06版 天津站的人群络绎不绝。

看着来自甘肃的警察朝自己走来,李红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他从妻子手中抱过女儿。

33岁的他双膝跪地,放声痛哭,萧瑟的寒风让本就消瘦的他显得更加孱弱。

站起身来,李红星朝着警察的方向走去——围观的人们不会知道,这个悲伤得无法自抑的男人居然是在逃8年多的通缉犯,而那个婴儿竟是帮父亲完成了救赎的人,这一天恰好“百岁儿”。

“我想了,趁现在女儿还小,等我出来或许还能陪伴她成长!”彷徨很久,他做了这样的决定,又反过头来安慰自己,“毕竟法律是公正的,我一定会没事的!”他要求记者一定要关注他的事,他说只要是公正的,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认了。

在天津奋斗的这几年里,他有了工作、有了爱人,生活安逸舒适,之所以选择自首,全源于襁褓中这个小小的生命,他受不了女儿给他内心带来的震撼和反复的煎熬,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给女儿一个交代。

新报记者两天内三次对话李红星 从信任开始以救赎结束 11月29日中午,李红星次致电逐日新报新帮办热线,那时的他不肯留下名字,记者主动将手机号留给他,告诉他想说什么随时欢迎来电,沉吟半晌,他将手机号缓缓报出,他说,自己是个杀人逃犯,“但绝不是故意杀人的”,然后挂断电话。

李红星:我是个杀人犯,我想自首,但我还在犹豫,如果我去了,再想见老婆孩子不知道何年何月了,我其实可以不去,我现在过得挺好,但是我有孩子,为了孩子我要去,可去了就见不着孩子了…… 当天下午四点,记者终究拨通了李红星的电话,他说自己已经给甘肃警方打了自首电话,但他的内心依旧非常忐忑,甚至有再次出逃的冲动。

记者:很纠结吧? 李:嗯,纠结。

记者:其实你内心已经有决定了,你只是想从我这里获得一种支持,让你更加笃定自己的选择,对不对? 李:你怎么知道?我没说。

记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