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朱犯罪嫌疑人当场邦凌新都酒店诉深交所是壳福

2019-02-03 08:26:20 | 来源: 故事

  朱邦凌9月19日,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已经行政起诉深圳交易所,并诉请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消《退市决定》,案件已经正式立案。

  在笔者看来,新都酒店起诉深交所不过是“壳玩家”们意外失手、好戏演砸以致价值归零后心有不甘的闹剧。

  正像深交所回应的,作出新都酒只要我小心一点店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

  深交所也表态,对于达到退市条件的公司,做到“出现一家,退市一家”,净化市场环境,保护市场秩序,全力保护退市制度的严肃性。

  新都退、欣泰退等案例,在A股上市公司中具有极强的代表性。

  他们代表了A股一批上市公司,利用各种做账手法做出微薄利润并在A股市场苟延残喘。

  同时,各种资本系、各路“资本市场玩家”埋伏并购重组,赚取暴利。

  这些“壳玩家”们不重视公司主营业务、玩弄财技,频繁倒手买壳卖壳。

  新都退壳价值从表演到演砸的进程,在很大程度来讲其实是A股市场的一个“意外”。

  2015年5月21日开始,新都酒店因公司2013年、2014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没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暂停上市。

  2015年7月,新都退使出保壳绝招——破产重整。

  2016年5月9日,深交所受理新都酒店恢复上市的申请。

  一切如过往的剧本一样上演,一例“乌鸦变凤凰”的资本杰作仿佛行将诞生,埋伏其中的各路资本和游资大户又会赚的盆满钵满。

  然而,风云突变,2017年4月25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湖南分所出具《调整2015年度非经常性损益及相干信息表露的函》,将公司2015年度营业收入中确认的2014年度租赁期的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从经常性损益事项调整为非经常性损益。

  5月15日,因为扣非净利润为负100万元,以及广发证券撤回了恢复上市的相干申请文件,新都酒店股票恢复上市申请事项未获上市委员会审核同意。

  5月24日新都酒店进入退市整理期。

  本来,在资本玩家眼里的好端端的一个壳,就这样演砸了,着实“可惜”。

  而据测算,目前A股市场一个干净点的壳价格约在20亿元到30亿元。

  借壳上市、买壳卖壳的戏码如今依然在A股频繁上演。

  目前,借壳上市再度升温多家A股上市公司意欲“卖壳”,这也难怪新都酒店起诉深交所和会计师事务所。

  在A股市场,退市不但意味着几十亿的壳价值归零,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也是一件其实不光彩的事情。

  因此,主动退市就成了退市新规的一厢情愿,没有企业傻到让价值几十随遇而安亿的壳资源打了水漂,主动退市的上市公司凤毛麟角。

  上市公司即使主营业务一塌糊涂,也坚持在资本市场拒不退市。

  从2001年水仙电器、广东金曼成为首批退市股以来,剔除吸收合并股票退市情况,A股累计有60家上市公司因亏损和欺诈发行、私有化等因素退市。

  2001年以来A股年均退市率仅为0.11%,而成熟市场退市率较高,如英美资本市场在10%左右。

  因此,A股是“退市难”的典型市场。

  其实,退市难的真正原因在于上市难,上市难导致壳资源价值高企,在巨大利人也一样益面前企业当然倾其所能保壳,各显神通留在资本市场。

  如果上市相对容易

朱犯罪嫌疑人当场邦凌新都酒店诉深交所是壳福

,不用排队,企业自己IPO即可,何必再费尽周折借壳上市。

  所以我

汇丽地坪漆加盟代理
大连装修设施及施工价格
辽宁纺织柔软剂品牌大全

猜你喜欢